【台语是安娜】很快又要「做风颱」!你知道几个关于颱风的台语词

916次浏览

苏迪勒颱风刚走,双颱天鹅、闪电似乎又风雨欲来,真是令人头痛。而台语里有许多词彙是「相反」的,一样让人头痛,怎样「相反」呢?譬如「颱风」这词,台语讲「风颱」(ㄏㄨㄥ ㄊㄞ hong-thai),其它还有:寸尺、人客、闹热、久长、慢且、惯习、运命、头前、利便、气运……

诸如此类的词彙多不胜数,就不在这边列举,以后有机会再陆续跟各位朋友分享。不过「风颱」为什幺要倒过来唸呢?有此一说,「风颱」又该写作「风筛」,乾隆十四年(1749年)鲁鼎梅担任台湾府台湾县知县,因《台湾县志》年久未修,故重修成《重修台湾县志》,其中在〈山水志〉有记载:「府志又云:『飓之甚者曰颱。飓倏发倏止,颱常连日夜。飓骤而祸轻,颱缓而祸久』。考六书无台字,所云台者,乃土人见飓风挟雨,四面环至,空中旋舞如筛,因曰风筛。谓飓风筛雨,未尝曰颱风也。台音筛同台,加风作颱;诸书承误,今删之。」从文中可知,当时重修县志的编撰者对于原《台湾县志》里写作「颱」有疑虑,而删改做为「筛」字,不过究竟是「颱」还是「筛」?反正都是令人头痛的颱风就对了。

【台语是安娜】很快又要「做风颱」!你知道几个关于颱风的台语词

以下再分别介绍几个跟颱风有关的词彙:

捲螺仔风(kńg-lê-á-hong)

也就是龙捲风,个人觉得台语形容成「捲螺仔风」非常可爱。怎幺说呢?这个「捲」大家都知道就不赘述,而「螺仔」就是螺类,当时的人们对于旋涡状的事物,会直觉跟螺类联想在一起,有够生动。就像把田螺立起来在天上疯狂旋转「捲」动,根本是直逼电脑动画的想像画面,太有想像力了。

所以,天上捲动叫「捲螺仔风」,那水中捲动的漩涡,就叫「捲螺仔水」。

肉粽角(bah-tsàng-kak)

是吃的吗?不是,这里说的「肉粽角」,是指在海岸线遍布的消波块。一样是因为其外观而有这样的说法。事实上,说到这里可以发现,台语一些名词都极为生动,其它还有很多类似的譬喻。例如,「束带」的台语,除了直翻「束带」(sok-tuà)之外,还有一种说法,那就是「鱿鱼鬚」(jiû-hî-tshiu),而且应该是那种已经製作成鱿鱼丝的外观。

这种形容是不是很传神呢?大家还有听过什幺有趣的物品形容吗?

痟狗涌(siáu-káu-íng)

顾名思义,就是疯狗浪的意思。或许现在常说的疯狗浪,就是照台语字面翻译而来的,也是极为生动的形容,用来描述海涌猛烈的情状。

我们现在常讲的许多词彙,就跟「痟狗涌」一样,都是以台语直翻过来,久而久之,反而忘记这些词彙原本是台语。例如:猴急、吐槽、老花眼…等为数众多的词,其实都是语源自台语呢!「猴急」(kâu-kip)意思是非常着急,因为猴子灵活的动作而来;「黜臭」(thuh-tshàu),现多直接唸谐音字「吐槽」,反倒渐渐被遗忘是源自台语,「黜」本是指以尖锐物戳刺的意思,「黜臭」照字面解便是用东西去搅动臭物、后延伸有揭人疮疤之意;而「老岁眼」(lāu-huè-gán)则是「老岁仔眼」的简化形式,「老岁仔」是老人家的意思,「老岁眼」照字面为形容老人家的眼睛,也就是现在说的老花眼。

这样想起来,平常说话的时候,搞不好里面就包含了很多有趣的台语呢!

霆雷公(tân-luî-kong)

「霆雷公」在台语是雷公的意思。过去的人民观察大自然变化,将气候结合民间传说,认为打雷闪电、风雨交加,是天上的雷公与电母在吵架、闹得不可开交,所发出来的巨响。

所以打雷的台语会是「扑霆雷公」(phah-tân-luî-kong),也就是「打雷公」的意思。不晓得会不会是当时的人们认为电母跟雷公闹到最高点时,雷公被电母狠狠修理所发出的声音呢?还真是有画面。

烁爁(sinnh-nà)

「烁爁」是闪电的意思,电母的台语为「烁爁婆」。至于为什幺打雷会用「扑霆雷公」─打雷公来妙喻,而闪电只称「烁爁」而不讲「扑烁爁婆」、打电母,也可以从中推测,过去人们所设定雷公与电母间的趣味关係。

【台语是安娜】很快又要「做风颱」!你知道几个关于颱风的台语词

颱风真是变化莫测,所以谚语说:「九月颱无人知。」便是形容难以捉摸、瞬息万变的气候。安娜在此提醒各位朋友,若颱风来临,一定要小心为上、做好防颱準备唷!
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